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王志文,徐帆主演的《一树桃花开》,让我多次恍惚:演戏?真心?

时间:2022-10-31 10:54 作者:题字君

文/佑欣

《一树桃花开》是王志文与徐帆这对曾经的旧人,联手主演的一部都市生活剧。

俩戏骨的表演让人多次恍惚:他们演的是戏,还是借戏里的台词,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特别是徐帆对王志文在剧里说的、那些秋后算账的犀利的话语。

她一脸冤屈地看着他,不可置信道:“你这一句话,把我这么些年……这么些年的委屈就这么抹平啦?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我怎么熬过来的?”

她的语气越来越坚定,那些台词像是从她岁月的心底,突然被捞出晒在了阳光下:“我要亲耳听到,你,对我说上一百遍,道歉的话……”

台词穿过岁月的缝隙,似乎让人看到了那个曾在大学校园里,勇敢追爱后与老师王志文,搬住在校外出租屋的清纯女学生徐帆。

她每日在那阳台上的炉灶前,快乐地给他做可口的饭菜。

只是后来脾气暴躁的他,让泪流满面的她,感觉自己像个“弃儿”。

那个被他无情丢弃的女孩,因冯小刚的出现而在多年后剖析自己:他领养了我的心灵,他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而就是这个恩人,让她被小三多年。

2

好不容易撑到他总算是给了她一个家,他却对这个细致照顾公婆,鼎力支持男人事业的女人,全无尊重,更无珍惜。

一肚子花花肠子的他,让满世界都看到了他的、各色的花边新闻。

死守着婚姻之城的她,强笑找尊:反正我们家是男的,不吃亏。

他是不吃亏,只是但凡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她的亏吃得够够滴了。

她如剧里自己痛苦道出的台词:你毁了我的后半辈子。

生活里的源头,在多年前的、那个如剧情里那般有着“狗脾气”的他。

他的“狗脾气”有但不仅有:口香糖事件,对着镜头竖起中指,与记者的擦枪走火等等。

那时的他,远远没到剧里她怼他“人到这个岁数,脾气再硬,骨头该软了,您就是个大英雄,气也该短了不是?”的岁数。

媒体就因他那些不识相的、一点儿不配合的“硬脾气”,联手上演过“封杀”。

不服软的他,无论对待工作,还是对待感情,都是一个硬字示人。

她被他的硬,曾伤得如她轻吐的台词那般:“弄得满腹的怨恨,伤痕累累”。

3

这是他们师生首次合作电视剧,大约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共同演绎这人间的、他俩走过的爱与恨。

整剧可以用一句话提炼:兜兜转转一生,你还是我最放不下的那个人!

用盛茂林剧里的话就是:老来多忘事,唯不忘相思啊……

有喜爱他俩的人说:做演员的真不简单,分手都各自有家,还能在一起拍戏。

我只想说:徐帆很少有新作了,她接演这部剧,很难说不是因为这几乎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剧本。

剧本里的他和她,本是幸福生活的一家人。因为老盛对妻子的不信任,还因为他男人的自尊心,也因为那个时代的限制,导致盛妈一个人独自拉扯仨孩子长大。

剧里的盛妈是个好强的女人。

俩好强的男女在一起,就容易造就情深缘浅的遗憾。

一如多年前的他和她。

他不光是中戏的老师,还是《过把瘾》里炙手可热的男主角,而她后来者居上,竟然在当时的大导演田壮壮的戏里,有了个角色。

也是这个角色导致的流言,让他如剧里的盛茂林一般,决绝转身。

无论是剧里愤怒转身的盛茂林,还是彼时怒极将她赶出出租屋的他,都掉进了毕达哥拉斯早已警醒过世人的坑里:

愤怒往往以愚蠢开始,以后悔告终。

4

剧里的他,在多年后说自己:“得有强大的心脏,担待过去。”

他又何尝不是说的现实里的自己?

剧中的他,不过是犯了我们大多数人,都会犯的错:我们总是在很多看似普通又平淡的一天,做出了决定后半辈子的决定。

转头再想想,这也是他俩感情的宿命。

就如剧里的台词:年轻时心性都高……但凡我俩有一个人先低头……

彼时互生爱慕,又彼此吸引的俩年轻人,能力上定是旗鼓相当。

心气上也有着同样的“傲”字。

不然恃才傲物的王志文,怎么可能逆着领导的意思,坚决地和自己的学生在一起?而傲娇的她,又怎么可能抛开女孩的矜持,冒天下之大不韪地爱上自己的老师?

80年代的社会习俗,更多的是在沿用从前,而没当今这般包容。

5

剧里有一段他俩短平快地对话:

“你又上这来干什么?”
“我来负荆请罪。”
“我不跟别人讲和。”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你我除外。”

他的话里明显透着气短,她的语气总能让人听出往昔的冤屈。

我不由再次恍惚:这徐帆到底是在演戏,还是借演戏道真心呢?

看剧人在底下的纷纷留言,让我知道如我这般存疑的人不是少数:

这俩借演戏在真情流露
徐帆这是在骂年轻时的王志文
徐帆这是在真真假假的新仇旧恨里,迸发的真心话
徐帆梦想成真
徐帆真情演绎,她几十年前被王志文抛弃的一切恩仇,一股脑地以这台词的方式给烩了
……

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犹如她在剧里的台词一语总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唏嘘人们总是在年轻时不懂爱,于是错过就是一辈子。

6

女孩们也在错过里,从那个不谙世事的女生,渐变成了一个有故事,有阅历的女人,只是她们再也不会如那时那般,一片赤诚地爱一人。

曾经的爱过,被时空的交错,在心底划下了深深的一笔,再难抹去。

老盛在二十年后,几经寻觅,终是在跳广场舞的人群里,一眼认出了她。

被认出的盛妈,在对儿女说出来的狠话里,道出了心头的恨:把他烧了化成灰,那灰撒马路上,我也能一眼看出哪是鼻子,哪是眼儿!

狠绝的话外,能让人听出那份不能忘怀的情。

所以才会有后面,在她一长梭子地控诉后,他低头耷脑着解释:“我从来没把你当敌人。”

“可你是我的敌人。”她满眼,满身都透着无以为语言道出的恨与怨。

剧里的他一个转身就是杳无音信的二十多年,剧外的他更甚,那年直接就将她的衣物扔出了出租屋外。

那个满目疮痍的楼道,不如她满心的疮痍。

7

他嘟囔:“你这人怎么没变呢?你就不能把我往好处了想吗?”

她回呛:“你把我往好处了想过吗?二十多年一天天数过来的,别说伤口上还没结痂,即便结了痂,我也得知道疼啊!”

这哪是台词,这分明就是真心。

剧中的盛妈郑婉颐是那种用生命去爱的女人,这又何尝不是武汉姑娘徐帆在生活里的真实样子。

剧里的她虽然嘴上说着“我对你的恨摞起来能有一人高”,但心中却一直忘不掉与盛茂林的感情。

其实但凡你经历过婚姻,就会明白剧里的盛妈有大把的机会,却并没有选择换个新人重扬婚姻的帆:

因为那过往再怎样不堪,她就是贪婪曾有过的婚姻里的温暖,不然她何以会心甘情愿地“等着你这个老东西后悔”。

恨有多深,爱有多浓。

后来,她在他发问:“还恨我吗?”她叹口气道:“年纪越来越大,恨这个字儿,越来越淡了。”

8

心性好强的盛妈不是懦弱和拎不清,而是在真实的婚姻里,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清爽与干脆,但凡真的爱过,真的期待过,真的快乐过,爱与恨的纠结与反复才是常态。

而那婚姻的城里,所有的爱都会延续,所有的恨都会放下。

无论分与不分。

这就是婚姻,盛妈就是婚姻里大多数女人的代表。

《一树桃花开》里的老盛,是王志文从没有演绎过的人物形象:朴实、细腻,于温情里透着一丝哀伤。

他浓郁的感情,在静静的岁月里流淌。

剧里的他无限感叹: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戏里的他,思的是这个婚姻里的好女人。

戏外的他,大约思的是从前那段感情里的好女孩吧。

只是,往昔的一个转身,便成了一辈子的错过。

好在,多年后,他俩借此剧,与往昔达成了和解。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