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姚晨《摇滚狂花》演“恶女”,打破国产剧完美女性人设 解X

时间:2022-11-02 03:19 作者:题字君

最近姚晨主演的《摇滚狂花》引发大家的热议。这部剧以摇滚乐队为主角,题材比较新颖,但口碑却是两极分化。

图源:《摇滚狂花》官方微博剧集的故事主要讲述:曾红遍大江南北的“狂花乐队”主唱彭莱因丈夫出轨队内成员,在演出现场将女方打成脑震荡,然后一走了之去了美国,6岁的女儿也丢给了孩子爸。可到了美国,和蓬莱想得不是一回事,外国人不认可彭莱的音乐。为了梦想,彭莱借高利贷,去养老院照顾瘫痪老人,整日酗酒.....直到前夫去世TA回国看女儿,然而过去12年,女儿“白天”和TA早就生疏了......

01彭莱:老娘就是“自私”大众对这部剧的差评多集中在对摇滚乐的刻板印象。比如剧中对摇滚人的理解停留在肤浅的角色造型上,仿佛只有画着烟熏妆、留长发穿皮裤、抽烟打架骂脏话的才能算摇滚人;还有一些在摇滚乐迷看来更像是对摇滚的亵渎行为,在音乐节上,粉丝像是从偶像应援现场过来,高举着“永远热泪盈眶”的灯牌......然而抛开对摇滚乐的解读,彭莱作为一个妈妈的角色,是很“新颖”的,在国产剧中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这个妈妈天天喝得烂醉,“国粹”满天飞,浑身上下都在表现“自私”:无论身份怎么换,自己永远摆NO.1。比如,蓬莱给锁眼里涂胶水,背着女儿卖房;把前夫的骨灰当过期奶粉扔进了垃圾桶;甚至试图将母亲安葬在桥洞下.....女儿也不甘示弱,给蓬莱酒里放安眠药;把彭莱推下河;甚至推到车道上差点出车祸......母女俩就像仇人一样在“斗争”中打的有来有回。

这种激烈的冲突增添了许多戏剧性,也招来了观众的一些骂声,但抛开戏剧的夸张成分,从这个角度来讲述女性角色的独立,是挑战!也是进步!谁说女性当了妈妈,就得为了家庭牺牲自我?谁说女性就得是职场女精英,或者是超人妈妈?摆烂不可以吗?不完美不行吗?02影视剧中“恶女”将成主流国产剧对女性角色在对身份认同的表达上,存在一定的刻板认知。从另一个层面上,这也是人们思想转变历程的一个体现。(1)无私的“大地母亲”早期的女性形象,多是“无私”的“大地母亲”。女性角色多是正面角色,集温良、贤德、无私等各种优良品德于一身的形象。一个女性,如果有家庭有孩子,那么TA必须牺牲自己的需求为家庭默默奉献,比如做丈夫的贤内助,操持家里的一切,为养育孩子倾尽全力。

《绝望主妇》全能型主妇bree(2)完美的“职场女精英”随着女性主义的崛起,女性角色开始支棱起来了,不再把自己人生的主宰权寄托在家庭上,纷纷寻求独立,开始表达自己的“欲望”、追求自己的梦想。因而我们在屏幕上,可以看到众多“精致独立”的女性角色,大多是职场女精英。这类角色就像是被塑造出来的“完美女性”,在事业上追求实现自我的时候,TA们不得不兼顾在家庭中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口口声声喊着要独立,但依然摆脱不了依靠男性来实现自我,比如《北京女子图鉴》中,女主走得每一步都是借着男性;爆款古装剧《梦华录》,最开始三个女子相互扶持自力更生,但电视后半段频繁出现“靠男人”的情节,依然没有摆脱女性“第二性”的核心。还有那些疯狂“鸡娃”,为了孩子能把自己活成宫斗剧主角的女性形象,比如《第二次拥抱》里的方原、《三十而已》里的顾佳、《我们的婚姻》里的沈彗星.....

(3)另类的,不完美的真实女性《摇滚狂花》的出现,为女性塑造的多样性打开了更多可能。彭莱直接把“自私”写在了脸上,而且明明白白告诉大家“我就是一个有瑕疵的妈妈”。在国产剧中,我们也有这类角色,但基本上被定义为“反派”。比如《放养的星星》中的欧雅若,为摆脱糟糕的原生家庭,努力提升自己,搁现在就是妥妥的大女主;《情深深雨濛濛》中的雪姨,小时候我们恨得牙痒痒,现在再看,凭借一句“不稀罕贞节牌坊”便对其肃然起敬......

“完美女性”角色过度泛滥后,女性角色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从国外的影视剧女性群像中可窥探一斑。比如,日本恶女的代号——《白夜行》中的唐泽雪穗,游走在灰色地带,用心机手段夺取别人生活,但大家对这个人物只有满满的心疼;今年爆火的韩剧《安娜》,主角是一个“爱慕虚荣”、为实现阶层跨越“满口谎言”、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性,但这个“恶女”的野心故事很上头,看完对女主也是满满的怜惜和喜欢。在思想比较前卫的欧美,这类角色的类型就比较多了。比如《沉睡魔咒》中,安吉丽娜·朱莉演的玛琳菲森,谁看了不要赞一声女巫大法好;《本能》里的莎朗斯通,被归在蛇蝎美人之列,但谈笑风生间把人玩弄于鼓掌间;《杀死比尔》中刘玉玲饰演的杀手石井秀莲,手刃仇家,以一己之力跨入男性主导的世界......这类“恶女”不会受到男权社会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TA们坚持做自己,首当其中把个人的需求放第一位,哪怕回归家庭,也不会受家庭身份的束缚。在国外影视剧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类似彭莱一样的“不靠谱”妈妈,比如有搞笑妈妈,有和孩子互怼互掐的妈妈,有放纵型妈妈,有不负责任妈妈......当然并不是说没有国产剧中“焦虑控制型”妈妈,都有,但“妈妈”的女性形象是很多元化的。

03深扒“恶女”的背后(1)“恶女”只是不符合社会规训罢了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越是经典,越是有血有肉的。剥丝抽茧下,我们无法用“好”和“坏”、“善”和“恶”、“正”与“邪”等二元对立的词来形容一个人。很多时候,人们口中所谓的“坏女人”、“恶女”等,无非是不符合社会规训罢了,然而在传统男权社会视角下,则变成了“罪大恶极”。波伏娃提出,女性是一种社会建构的产物,是被社会建构为“他者”的人。传统社会热衷于把女性捆绑社会的规则下、束缚在家庭中,因而产生“女性气质”相关的词,一旦脱离这些框定范围,则会被定义为“坏女人”。随着女性主义的流行,越来越多女性对自己身份的定位进行质疑和反思,很多公众人物也在各种媒体中发声,批判传统思想对女性的束缚,鼓励女性群体用新的视角看待自己,进而构建新时代女性的身份。比如戚薇和李承铉这对明星夫妻,在生孩子后,戚薇在丈夫的支持下选择事业,李承铉心疼妻子的付出,主动当了6年家庭煮夫;如今两人又有了二胎,则换成了“女方在家带娃,男方在外搞事业”。这样的家庭模式并没有将女性捆绑在“家庭牺牲”这一身份上,对于打破女性归于家庭这一现象有积极作用。

(2)“恶女”的“自私”是人的本性在集体文化的熏陶下,“自私”是一个负面词汇,任何有利于集体的行为都会被赞颂,而任何损害集体的行为都会被批评。但自私是人的本性。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理论”,每一层级都在满足个人的需求。当个体低层次的需要得到了满足,会开始追求高层次的需要。当个人的层次需求得到了满足,才会去满足TA人的需求。人是社会性动物,在遇到“资源两难”情境的时候,社会道德会要求我们首先考虑集体利益,比如女性在家庭中的奉献、牺牲。但是如果一个人,个人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是没办法无私的。所以,一个“无私”的前提就是“自私”。对于女性在家庭身份和自我身份的两难情境中也是一样,一个失去自我的女性,同样做不好“伴侣”、“妈妈”等身份。比如,伊能静曾在TEDx演讲中分享故事,自己参加演讲不知道穿什么,儿子恩利就告诉TA“当然是你喜欢的蓬蓬裙、蝴蝶结啊”,伊能静无奈表示“我是一个妈妈,应该要像中年人端庄一些,不然上台后又要被骂装嫩了”,恩利直接说“妈妈,你除了是妈妈,还是你自己啊”。因而在某种程度上,“自私”并不是贬义的。04不完美,才是真实的女性写照在社会规训的要求和集体文化的熏陶下,女性角色被要求“完美”,比如满屏“超人妈妈”、“职场女精英”......这同样给现实中的女性产生更多挫败感和焦虑情绪。大众对女性的身份期待是严苛的:既要有事业,又要照顾家庭。在现实的生活中,很难“鱼与熊掌兼得”,要么顾家庭,要么拼事业,要么就是两头都顾,但做得很平庸!一个女性,如果只是围绕着丈夫孩子转,大众会觉得TA没有自主权;如果在职场拼杀,无论事业有多成功,如果疏于照顾家庭,在外人看来,并不是真正的成功。尤其在家庭身份这个角色上,只要有一丁点瑕疵,立马有人给你扣上“不爱孩子”的大帽子,比如“当妈了还浪什么浪”、“当妈了还不在家陪孩子”......简直分分钟淹死你。女性在生活中的角色已经很难了,希望媒体上就不要制造那么多了完美的女性形象来制造焦虑了,要知道不完美的角色才是现实女性的真实写照。

写在最后有不少人喷《摇滚狂花》最终让彭莱和女儿道德绑架式地重归于好,TA们认为这个角色明明可以潇洒到底,编剧偏偏让TA得绝症,争取女儿的原谅。虽然没有一“爽”到底,个人觉得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女性在步入家庭后,是有自我的责任在身上的,你可以“自私”地把自己永远摆第一位,但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作者:KK排版:KK点击下方卡片,关注【解X心理】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