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非典型好剧,戳准了Z世代哪些心思

时间:2022-11-04 21:43 作者:题字君

本文转自【文汇报】;

这部剧依靠巧合推进的叙事太多,网罗社会话题的目的性也溢出了屏幕。13集篇幅,不仅谈生死,观照殡葬行业从业者的生存状态,还由生死辐射众生相。重男轻女的家庭、缺乏沟通理解的母女、独居老人、抑郁症青年甚至更沉重的话题都有涉及……

倘若严格审视,B站自制网剧《三悦有了新工作》有不少地方背离了人们对现实主义佳作的理解。但恰恰是它,不仅在B站兼收热度与口碑,吸引80余万人追剧,播放量超1.7亿,获得站内评分9.6;剧终后它热度依旧,播放量日日上涨的同时豆瓣评分也达到8.4分,暂列今年国产网剧第一。

一部细究起来毛病不少的作品何以赢得社交平台近乎一边倒的好评?恐怕很难剥离它的制播平台B站来讨论其播放效果。事实上,正因为戳准了Z世代的心思,这部讲述“躺平青年”误入小众行业渐渐领悟生活真谛的故事,在站内超80%为Z世代用户的B站、在互动性超强的弹幕观剧语境中,持续掀起声浪。

以Z世代视角平视生死,举重若轻间治愈着“丧”

赵三悦的出场属于标准“躺平”姿势。满屋狼藉,姑娘窝在床上刷手机,前夜吃剩的泡面被冲进门的母亲踢了个正着,母女大战一触即发。末了,赵三悦离家出走,在天桥上寻思是否纵身一跃时,从事殡葬业的大姨路过,带她围观一场葬礼后,姑娘的生活从此开启新副本,她成了一名遗容化妆师。

一开篇,编剧游晓颖就给了三悦贴近当下年轻人的处境——反复于努力和躺平之间,在对“值不值得”“是否必要”的理解上常和父母有着难以调和的偏差,虽把“没意思”挂在嘴边,但心底那簇小火苗并未完全熄灭。导演李漠则以这段啼笑皆非的开场奠定了全剧叙事风格——讲述的是自带生离死别浓烈情绪的话题,但举重若轻、“丧”中带暖,恰到好处的喜感和温情消解着生死议题的沉重感。

有点“小丧”,但不多,这样的三悦真实得就像现实里的Z世代。她决心面试新工作的初衷,除了养活自己,很大程度是要跟开婚纱店的母亲对着干;明明是自己一时恍神险些酿成大错,师父一番严厉批评后,她反而一言不合闹辞职……善良、直率同时叛逆、任性,身上的美好和不完美都毫不掩饰,对工作、对人生的认知都需要时间的力量慢慢转变。在游晓颖看来,“如果你觉得她身上有自己的影子,你可以试着跟三悦一起成长”。

陪伴性的创作理念不仅体现在主角成长的人物弧光上,还反映在了投诸生死的平视视角。《三悦有了新工作》不畏惧谈论死亡,它也不简单地二元对立地给出每位逝者背后人伦道德的是非对错。对于死亡背后的百态,剧作不定义、不选边,留白的价值表达,吸引着年轻人跟随三悦去找寻关于生活、工作和自我的意义。跟她轮转过殡仪馆各个部门,望见百味杂陈的人世间;跟她一起在陌生环境结识了亦师亦友、如父如兄的高馆长和刘师傅,再随着他们的不同离去方式体验失去;也跟随三悦渐渐揭开母亲、生父、继父的前半生,在了解后达成和解……当观众代入了三悦的视角,导演李漠在每一处情感悸动时打出的暖光、扫过的空镜,他给予花草树木、自然生长最唯美的特写时,有些治愈便在举重若轻间悄然奏效了。

真诚细节的沉淀,酿出真正感同身受的情绪

在网上极少数的差评里,有一条写得颇具代表性——“你哭只是编剧想让你哭”,直指剧中情节推动和话题网罗的刻意性。

公允地看,从热门社会议题到温暖小清新的画风,《三悦有了新工作》确乎契合B站乃至更多Z世代“用户画像”的。这届年轻人成长于互联网环境,经年累月的海量信息成就了他们更为开阔的眼界、更包容的观念、更无所定规的表达以及对社会议题更热情的参与度。如此,中国人传统观念里讳莫如深的“死亡”、现实中依然存在种种顾忌的殡葬行业,及至近年来引发过社交网络巨大关注的男女平等、代际沟通、精神健康等议题,都在合适的平台找到了知己。

但找对了话题的打开方式,观众一定买单吗?三悦的故事,进一步示范了一部瑕不掩瑜好剧的创作方法论:让细节说话。

在合作《三悦有了新工作》之前,导演李漠和编剧游晓颖各自广为人知的作品分别是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和电影《我的姐姐》。前者为北上广深“漂一族”的生活剪影,后者展开女性群体在自省后对家庭伦理困境的谨慎探讨,一部给所有迎难而上的人一抹温情,一部在激发情感能量后引发更深层思考,看似各有侧重,内核都以“懂你”的姿态见自己、见众生。编导联袂的新剧延续了他们对真诚、细腻的一贯看重。

动笔写剧本前,游晓颖跑去成都殡仪馆实习了一段时间。在那里,她认识了90后男孩思沅,剧中大姨说的那句“遇到想死的人,带他们来殡仪馆转转,保证就想好好活了”,便出自这个男孩之口。剧中“人间至哀未必撕心裂肺”的观察,也从那些日子里得来。编剧还注意到,“他们特别愿意在平淡的日子制造一些小惊喜、小浪漫,以记住活在当下的美好”,师姐娅男这个血肉丰满的角色应运而生,她会在每天工作结束后去理发店换个造型,舒缓压力也成就生活的仪式感。

因为多重因素影响,《三悦有了新工作》拍摄周期不足60天。开机时间不充裕,导演李漠就把前期调研不断精细化。“这是一部特殊的职业剧,特殊到我压根不想以职业剧的角度去完成它。”李漠分享道,“我们试着用更多的主观视角去化解殡葬行业带来的残酷与冷漠。”于是取景地的一棵大榕树变成了剧中生命力的象征,被逝者“托孤”的小狗点染着人与人之间微妙的羁绊,生离死别的尘世化作剧中“人生的大花园”。

所有细腻的设计,加之一众演员跳出生死命题的生活流表演,沉淀出了真实感,让人在观剧时可以抛开理性审视,只是跟随感性去释放情绪。就像故事尾声,三悦从一堆枯叶里看到了春天,在一成不变的面包里感受到今天的馅好像多了一点点,这些谈不上人生的价值或意义,仅仅是真诚的情绪——活着还是很不错的。(记者 王彦)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