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郭晓东:从隐忍的痛,到挥洒的爱

时间:2022-11-05 20:45 作者:题字君

陈华

2022年10月28日至30日,电视剧《我们这十年》之《砺剑》在浙江、东方、江苏、广东等四大卫视黄金档同步播出。当郭晓东扮演的旅长陈剑锋身穿迷彩服,在指挥所内镇定自若下达命令时,那坚毅的眼神让我不由想起很多年以前,他在电视剧《大校的女儿》中扮演的师长姜士安。

同样是一个典型的现代军事指挥员形象,同样是一个沉稳刚毅的陆军大校,不同的是,陈剑锋要比姜士安成熟了许多。当然,这和郭晓东的年龄更贴近旅长陈剑锋这个角色有关,但更大的不同,是角色所处的时代不同,是剧情和人物性格特征的不同。

在《大校的女儿》这部军旅剧中,姜士安从一个优秀士兵成长为团长、师长,一路伴随着“爱情的纠结和婚姻家庭的矛盾”。他深爱着女兵韩琳,却始终是“我一直向你呼唤,而你却总对我说再见。”这种难以表达的爱,被郭晓东诠释为一种“隐忍的痛”,在表演中拿捏得十分准确。正如编剧王海鸰所说,“这部戏,是郭晓东成就了姜士安。”

在谈到《大校的女儿》时,郭晓东说:“虽然这部戏是我第一次在影视剧中扮演军人,但我并没有觉得多么困难,因为我和姜士安有很多相通之处。”他甚至觉得姜士安就是他,他根本不需要演,只要走到摄影机前,把属于姜士安也是属于他郭晓东的台词说出来就可以了。

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姜士安“隐忍的痛”是多层次的,比如收到儿子出了意外的加急电报,正好遇到恶劣天气无法离开小岛,他只能将巨大的悲伤压在心底,通过在训练场上大声吼叫来宣泄。这样的“吼叫”,需要演员投入一种很复杂的情感,也很能看出一个演员的功底。再比如最后一集,师长姜士安在抗洪救灾现场得知父亲去世的噩耗,那种欲哭无泪的表情,也足见郭晓东对角色身份和内心都把握得十分到位。

诚然,郭晓东本人也经历过“丧父之痛”,有这种切身感受,但演员郭晓东和角色姜士安之间毕竟有很大的距离。要消除这种距离,演员是需要用心去塑造角色的。

郭晓东说,他是“一个比较笨的演员”,扮演一个角色需要体验生活,认真揣摩角色的生活状态。为了在《砺剑》中演好陈剑锋这个角色,他争取到十五天的宝贵时间下部队体验生活。这十五天,让他对今天的军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曾经在八一厂演员剧团度过十四年时光的郭晓东,对军装有一种特殊的迷恋。而这一次,他在下部队和真实的“陈剑锋们”接触之后,对军装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情。

“我觉得军装跟人不能是两层皮,军装和你骨子里流淌的血是融为一体的。只要穿着这身军装,你就应该对得起军人这个职业,这身军装属于你,而你也属于这身军装。”郭晓东说。

有了这样深切的感受,郭晓东扮演的陈剑锋便有了一份大爱:对英雄团队的爱,对军旅生涯的爱,对强军大业的爱。

《砺剑》的第一集,陈剑锋临危受命,到“猛虎团”担任代理团长。他一到任,就将几位团领导带到荣誉室,历数这支英雄团队的光荣历史,甚至连团旗上有一百零三个弹孔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份敬爱,通过一番肺腑之言,被郭晓东挥洒成一种重振“猛虎雄风”的感召之力、奋发之力,让陈剑锋这个人物有了立身之本,

军人的爱,确实有过如姜士安般的隐忍,但更有过如陈剑锋般的挥洒,而这种挥洒更能体现出军人的本色。

陈剑锋是许许多多为强军大业做出重要贡献的基层指挥员典型,在军队重大改革的过程中,他们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情感波澜。“猛虎团”奉命移防到大西北地区,陈剑锋的妻子专门来到部队,想说服丈夫放弃军旅生涯,转业到地方工作。妻子的恳求,出于对陈剑锋的一片真情。那么,陈剑锋又该如何对这片真情做出回应呢?

《砺剑》仅有四集的篇幅,留给陈剑锋这个人物表达爱情和亲情的时间和空间都非常有限,这对郭晓东是一个不小的考验。部队出发的夜晚,陈剑锋回家与妻子告别,妻子却假装蒙头大睡不理他。陈剑锋在床头坐下,凝望了片刻便起身离去,只是在走到门口时稍微停顿了一下。此时,郭晓东的表情没有迟疑,没有痛苦,坚定的眼神透露出的是一种自信。这是陈剑锋对爱的自信,他相信妻子一定会理解自己。

部队登车完毕,车队正准备出发时,一队家属带着孩子来送行。陈剑锋对这个有些意外的场面似乎并不觉得吃惊,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在家属队伍里寻找妻子的身影,因为他知道妻子一定会出来为他送行的。虽然他并没有看到妻子急匆匆跑出来,更没看到她望着远去的车队流露出内疚的表情,画面中甚至没有出现陈剑锋回头张望的镜头,但是,那滚滚向前的车队,那夜色中闪烁的车灯,却十分清晰地告诉观众,此时此刻,陈剑锋的心一定能感受到妻子对自己,更是对军人的那份深深的爱。

猛虎团移防到大西北后,不到一个月,陈剑锋的妻子便来队探亲。陈剑锋将宿舍布置得颇有浪漫气息,为妻子准备了大西北的特产。这场戏,郭晓东的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动作都挥洒着爱的欢乐。妻子本来想说服他转业回内地,但在这份欢乐的包围下,她最终找到的却是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一个跟随丈夫到大西北来的理由: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叫“嫁虎随虎”,既然选择了一个甘心献身强军大业的优秀军人,一个猛虎团的团长,那就干脆跟着他一起走上这条“猛虎出山”之路吧。

在猛虎团的“军属恳谈会”上,陈剑锋代表全团指战员向默默奉献的军嫂们表达了崇高的敬意,一个标准的军礼,将心中的那份爱挥洒为“海枯石烂,地久天长。”

郭晓东说,当年拍摄《大校的女儿》时,有一句台词他一直记忆犹新,就是姜士安对韩琳说的那句:“我现在不能再去爱了,因为我已经失去了爱的权利。”失去这样的爱,虽然是痛苦的,但对军人来说,这样的痛苦可以转化为一种隐忍的力量,因为军人的心里还有另一种爱。姜士安在指挥演习时对不符合现代化实战要求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对违反纪律的老战友怒目斥责,就是这种力量的体现。批评和斥责,就是另一种爱,一个军人的大爱。

《砺剑》中的陈剑锋,确实有点像更加成熟的姜士安,但又远远不同于姜士安,甚至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影视剧中的当代军事指挥员。正如郭晓东所说:“我觉得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你就应该义无反顾,我觉得在这个人物身上,我最终找到的就是他的义无反顾,永不退缩,永不放弃,他必须有这样一种气势。”

是的,只有这个气势,才能让心中的爱挥洒自如。

(作者单位: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影视部创作室)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