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重温《琅琊榜》才懂:赤焰逆犯林殊,为何写信给禁军统领蒙挚表明身份

时间:2023-01-18 14:15 作者:题字君

文|阡陌君

梅长苏是萧景睿的朋友,他随着萧景睿来到京城,是小住养病。

蒙挚是禁军统领,他第一次见到梅长苏,是在宁国侯府,他看见飞流在侯府四处纵跃玩耍,来去自由,误以为是什么人在侯府撒野,他便出手了。

一番打斗之后才知道,飞流是梅长苏的护卫。

一通解释之后,蒙挚统领才注意到梅长苏,梅长苏是这样说的:

在下苏哲,与萧公子相识于江湖,承蒙他相邀,来京城小住。

蒙挚第二次见到梅长苏,是在皇宫里,梅长苏是去观看霓凰郡主的比武招亲时,被太皇太后召见,之后又和霓凰郡主廊下走走,离开的时候被穆青小王爷派人围追堵截,正好被蒙挚统领看见,出来阻止。

蒙挚统领遣开下人之后,直接对梅长苏说:

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你终于回来了,我在信中多次跟你提过,叫你不要回来,为什么不听,万一被人发现你的身份,谁也帮不了你。

梅长苏的真实身份是林殊,而林殊刚满十六岁就有了自己的赤羽营,随父拔营北境。可如今,十二年过去了,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了。过去的林殊有多风光,如今变成赤焰逆犯就有多落魄和见不得光。

林殊因为谢玉火封北谷,中了火寒之毒,面目全非,他来到京城,又有谁会相信,他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个逆犯。

蒙挚是这样回答的:

虽然你在信中说过,因为伤病容颜大改,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变得如此面目全非,毫无往日的痕迹。

由此可见,梅长苏还没有来京城之前,时常和蒙大统领有书信往来,蒙大统领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知道他是林殊。

蒙挚统领如今已是大梁首屈一指的高手,又身负禁卫重责。梅长苏远在廊州都常听人赞叹他沉稳峙重,心坚如铁。他明明深得梁帝的重用,事业上如火如荼;他明明是大家公认的高手,前途一片光明;他明明是禁军的统领,手握重兵。

而林殊呢?

他是赤焰案逃出生天的逆犯,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只要稍有不慎,被有心人抓住一丝一毫的线索,他马上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可他为什么会写信给蒙大统领呢?蒙大统领能够做到禁军统领,不正好说明他是梁帝的重臣,对梁帝十分忠诚吗?他就不怕他写给蒙大统领的信,被蒙大统领拿出来交给梁帝吗?

蒙挚钦佩林燮

林燮的赤焰军,都是精兵强将,他们训练有素,有勇有谋,面对强敌,从未退缩,面对劲敌,迎难而上,保家卫国,是他们坚定的信念。

这些都得益于赤焰军的主帅,赤焰军的主帅是林燮,他对领兵打仗有着天赋异禀,对待下属也是千般好万般好,面对危险,均是护全。更重要的是,林燮对待每一个将士,都像是对待自己的儿子一般,会把自己的本领全数教授,耐心、细心,更会维护每一位将士的尊严和属于他们的荣耀。

更为重要的是,林燮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当年他、言侯和梁帝本是好友,但帮助梁帝登基之后,同患难共富贵的誓言一句也不曾兑现,更有甚者,梁帝明明知道林燮的妹妹林乐瑶和言侯早就两心相许,却强娶林乐瑶,将其纳入宫中。朋友妻不可欺,何况他们还是生死之交,梁帝之所以没有兑现同患难共富贵的誓言,反而背道而驰违背当初的誓言,是因为林燮的存在,让梁帝感到害怕。

梁帝性子多疑,他觉得林燮手握重兵,而且还是精兵强将,他可以帮助自己登上皇位,说不定哪天就会拉自己下皇位。

说到底还是林燮太厉害了,厉害到让梁帝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林燮本来就手握重兵了,他还怎么敢兑现誓言,让林燮更上一层楼,那岂不是更加威胁到他血战才得来的皇位。故而,他只能想法设法震慑林燮,他只能强娶林乐瑶,如若林燮真的拥兵自重,甚至起兵谋反,那他手中至少还有一个人质,足以让林燮忌惮一二。

拿破仑说过: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蒙挚亦如此,他深深地敬佩林燮,他是武将,想要成为将军,但他更想成为像林燮那样的主帅。不仅仅是因为林燮的能力卓绝,更因为作为主帅,林燮的人品更让人折服。赤焰军被屠的时候,他已经濒临死亡,可他依然还在护着自己的部下,看见还有能站起来的将士,他不惜下命令让他逃跑。

蒙挚相信林帅的为人,他是不会反的。当他接到林殊的来信,他是欣慰的,至少林帅之后还活着,也稍稍减少了一些遗憾,自然不会把信交出去。

祁王对蒙挚有再造之恩

从前有一个人肚子饿了,一口气吃了七块煎饼,等吃完六块半的时候,就觉得已经吃饱了。

这个人就非常后悔,甚至还抬手打了自己一下,然后抱怨着说:“只吃半块饼就吃饱了,真可惜前面六块饼,都白白浪费掉了,早知道就先吃这半块了。”

很多人总以为,能让自己吃饱的是目前手中抓住的“半块饼”,其实如果没有之前的六块饼垫底,那现在的半块饼就如石沉大海,不会有任何结果。

只有量变才会引起质变。

蒙挚也不是生来就有当禁军统领的能力,他亦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不断地探索,不断地提升,不断地蜕变,才有了卓绝的能力,也才有资格当上了禁军统领。

如今的蒙大统领,无论什么场合,让他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根本不是难事,已经不再是年轻时候的那般鲁莽冒进。

年轻时候,蒙挚并不算很出色,在演武场上,并不能让人一眼看见他,说起来,他和其他的普通士兵没什么差别。

明明他不优秀,可祁王却看见了他的潜力;明明他在演武场上不是优胜者,可祁王在万千将士中独独挑出一个他来;明明不是多场演武,只是一场演武,也没有过多的其他机会见到,可祁王却信他、认他。

祁王就是蒙挚的伯乐,世人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如果不是祁王,蒙挚还不知道要默默无闻多少年,才华才被发现,潜能才被激发,甚至,终其一生,都只能是个无名小将。

葫芦谷之战中,蒙挚少不经事,若不是祁王殿下三道亲笔金令勒住了他的马缰,只怕早就落进了敌方陷阱。葫芦谷若是失守,林燮一定会把他的头揪下来使劲儿踢的。

祁王不仅救了蒙挚,如若他落入敌方陷阱,很有可能就是有去无回了,更重要的是祁王还救了葫芦谷,如果葫芦谷失守,那就不简单的是个人不精练的问题了,那关乎一个将士的职责,关乎国家大义。

祁王对于蒙挚来说,不再是一个首领,一个皇子那么简单,祁王对他有知遇之恩,有再造之恩,这些恩情重于泰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于蒙挚而言,做得再多,他也觉得只是做到了涌泉之恩,滴水相报。

赤焰案,祁王被赐死,朝中站出来说情亦或者偏向赤焰军的,不是被伏法了就是被贬、被流放。赤焰案在梁帝的盛怒之下,已变成铁案,不是蒙挚这些等闲之辈所能言语的。

可蒙挚不相信,他不相信祁王会谋逆、会造反、会起兵,他也想站出来为赤焰军鸣不平,可他太清楚自己的分量了,只能奢望还能找到赤焰军中幸免于难之人,从中了解事情的真相。

故而,当他接到林殊的来信,他是高兴的,又怎么会把信交出去。

蒙挚是赤焰旧人

卫峥冒死前往北谷,他起身茫然地看着遍地焦骨,没有焦距的眼,无所适从地游走四方。

看见有虫子啃食着焦尸骸骨,他用力跺着脚,红着眼踩着满地的寒蚧子,愤怒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们也来欺负他们,他们只存焦尸骸骨,你们连这个都要吃吗?

虽然知道寒蚧子只食刚死者的焦肉和尚未死去伤者的焦肉,可他还是要狠狠地踩死那些寒蚧子,仿佛那些寒蚧子真的咬伤了自己的同袍,又或者已经死去的同袍,他也不允许那些寒蚧子践踏他们的遗体,即便是已经失去热气的尸体,那对他来说,依然是受尊敬的,是不可冒犯的。

卫峥拼死找到了藏在雪洞里的林殊,身下的白雪已成红色,焦肉上粘连着暗红色的残破软甲,密密麻麻的寒蚧子正不断地爬向他,啃食着散发着焦糊味却滴着血的焦肉。

即便他恨透了那些寒蚧子,可当他知道那些寒蚧子可以救自己的少帅的时候,他便去抓很多的寒蚧子,把它们放到林殊的身上。

不仅是卫峥,后来那些逃出生天的赤焰军人,他们个个赤胆忠魂,林殊昏死醒来第一句话全是关心手下的将士,有这样的帅,有这样的将,有这样的兵,难怪赤焰七万男儿能死守北境。

素老谷主救林殊和卫峥的时候,这样问过:

卫将军,要不要将你和林少帅的手环拿下,丢到那些焦骨中去?随便找两个手环换走?

因为那些火封北谷的将士,很快就会回来探查那些赤焰军死去将士的手环,由此便可知,谁逃走了,因此,林殊和卫峥还是很危险的,如果换了手环,那逃脱的机会就更大了。

可卫峥是这样回答的:

不,赤焰军人不会冒他人之名活下去!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是他们让人仿佛明白了为什么七万赤焰军可以对抗大渝二十万皇家精锐,赤焰军用他们的傲骨铸成了坚不可摧的大梁北境。赤焰军将士之间是兄弟,是生死之交,是荣辱与共。

蒙挚曾经就是赤焰军的一员,他在和林殊谈起旧事的时候,这样感慨道:

可恨我没多久就被强行调离了赤焰军,若是能多在祁王和令尊麾下磨砺几年,只怕现在的进益还不止这样。

那些兄弟情,那份亲如手足的情,那份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信任感与面对劲敌时相互配合的默契,每一个赤焰军将士都有,蒙挚也不例外。他虽然离开了赤焰军,可那份感情始终存在,那份热忱一直存在他内心深处。

他和林殊更是交好的兄弟,当年听到赤焰案,他恨不得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如今得到林殊的来信,知道他还活着,便是莫大的抚慰。林殊自然也是知道蒙挚的为人与忠贞,他给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所以才提前告知自己还活着的消息。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