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从电影《入殓师》看人性深处的爱

时间:2023-01-19 02:17 作者:题字君

电影《入殓师》是讲死亡的,至少从名字上看,是与死亡相关的。

死亡对于中国人来说一直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似乎我们总是想抹去死亡的存在。

这个社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抗死亡焦虑。所以我们不轻易谈论它,我们拼命地工作,我们喜欢豪宅名车,我们热衷于追名逐利。

然而我们仍旧空虚。

与其毫无意义地逃避,不如直面死亡,去体会人生的真正价值与意义。

只有直面死亡才能发现人性深处的爱。这一点,我们从电影《入殓师》中可以很明显地体会到。

入殓师用他细腻、温柔的手,充满敬畏地为死者献上最后的爱,让一个人有尊严地离去,并让所有活着人感受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值得被爱的。

在死亡面前,恨会消散,最终只留下最柔情的东西。

影片用倒序的叙事结构分别在开头和中间部分重复了男主角为男同性恋死者入殓的情节,这段情节意味深长。

起初,男同性恋父母的情感是隔离的,对其儿子因为想成为女人受阻而自杀,是带有怨恨的,甚至是感到羞耻的。

但在入殓师眼里,不管他生前是什么身份,不管他是符合社会期许的,还是离经叛道的,在褪去一切外在身份之后,此刻,他是一个死者。

他再也无法做任何事、有任何感受了。

但曾经,他是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人,一个深陷痛苦并用死亡捍卫自己人格尊严和自我同一性的勇士。他理应在这一刻被温柔以待。

事实上,爱与尊严,是其父母经由入殓师传递给男同性恋儿子的。

入殓师,介于生者和死者之间,作为亲人与死者之间的一个情感桥梁,传递亲人所无法表达的情感,并抚慰死亡带来的剧痛。

当入殓师询问为死者画男妆还是女妆时,父母决定为其儿子化女妆。

在死亡面前,父母最终放下了那些外在的价值评判,满足了儿子成为女人的心愿,展现出了对同性恋儿子巨大的包容、谅解。

当然,更多地是对自己的悔恨。

而入殓师细腻地、温存地、充满爱意地为死者入殓,更是触动了其父母内心深处最柔软的、最纯粹的感情。从而真正地抛开一切外在的东西,只留下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是直面死亡,让一切回归到最本质最原初的东西上。

正如父亲在向入殓师表达感谢的时候,发出的那句振聋发聩的哭嚎“他终究是我的骨肉”。

是啊,他不是什么同性恋,他不是什么丑陋变态的代名词,他也不是丢人的象征,此刻,他只是父母的骨肉。

可是我们却常常被外在的价值体系所迷惑,看不见最重要的东西。

父母与同性恋儿子最终和解了。所以直面死亡,是最终极的心灵治愈。

同样的和解也发生在男主角身上,男主角为自己从六岁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的父亲入殓。

并在细致的入殓过程中,发现了那块石文——那块象征着父亲一生都在惦念着他,都在爱着他的石文。

他感到震惊,他的内心被深深地触动,他对父亲充满怨恨的心也活化了起来,涌动起了温情。他眼含热泪。抛开一切怨恨,剩下的,只有爱。

他开始与那个怨恨了三十年的父亲产生了情感的互动。

只有在亲自为父亲入殓,并细致地充满敬畏地一根一根掰开僵硬的手指的时候才能发现父亲内心深处的爱与牵挂。

试想如果他不是入殓师,这个离家私奔的父亲对儿子的爱永远也不会被知道,而儿子对父亲的恨也永远都不会消散,父子两代之间,永远都达不到和解。

那也是与自己的和解。

死亡是一次彻底的剥夺。套在死者身上的一切外在价值体系与评价标准,在死亡面前全都土崩瓦解。

无论他是男的、女的,正常的,异常的,好的、坏的,对的、错的,全都毫无意义,消失不见。

只有直面死亡,才能洗尽铅华,放下一切不重要的东西,而发现人性中的至爱与柔情。

所以面对死亡的拷问,我们该怎样去爱,又该怎样去活?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