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字网
当前位置: 题字网 > 热点 >

谁压倒了雷丁汽车?

时间:2023-01-24 16:33 作者:题字君

小年夜,不为人所熟知的“雷丁汽车”和距离青岛市150公里的“潍坊市昌乐县”冲上热搜。究其原因,雷丁汽车在微信、微博官方公众号上突然发布的一封《雷丁汽车创始人李国欣实名举报潍坊市昌乐县现任县委书记王骁“一把手霸权”》引发关注。1月15日,热搜上#官方调查雷丁汽车举报县委书记#的话题依然在榜,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雷丁汽车在所有社交平台官方账号上发布的相关内容均已删除。

据了解,目前山东省已成立相关调查组介入调查,孰是孰非需等待最终结果公布。但李国欣“孵化”的雷丁汽车,此前通过收购、建厂等方式向新能源造车的激进转型,持续的高投入也让其承受着不小的资金压力。面对一众新造车玩家,相比“蔚小理”年销量突破10万辆的成绩,雷丁汽车想要获得资本市场关注并非易事,举报信背后的雷丁汽车生存环境也并不乐观。

创始人“下场”举报

雷丁官方微信公众号与官方微博先后发布的举报信中,李国欣称,王骁为彰显个人政绩,让经济运行的成绩单更好看,以求获得提拔重用,自2022年3月起逼迫雷丁等当地大企业虚报企业工业产值和销售产值数百亿元。2022年,雷丁汽车集团在当地共上报工业和销售产值67.28亿元,但财务数据显示企业实际数据为20.45亿元,按照王骁要求累计多虚报了46.83亿元。“地方政府决定企业生存。”李国欣表示,在权衡利弊后万般无奈只能按照要求上报数据。

不仅虚假上报数据,李国欣在举报信中提到,2022年7月由昌乐县政府担保用于收购野马汽车的贷款陆续到期后王骁却不给雷丁汽车续货,在企业迫切需要贷款续货解决方案的时候,始终不见面、不理睬、不发话,与企业完全隔离。昌乐政府的这一举动也带来资本市场和上下游的连锁反应,目前雷丁企业已处于停工停产的状态。在得知企业的相关情况后潍坊市也派了工作组来昌乐协调解决问题,但依然无果。此外,李国欣称:“雷丁汽车寻求外部资本的投资,得到32亿元融资支持,但昌乐县政府一直不愿为雷丁提供抵押物续货支持,极大影响了投资机构的信心,融资的资金并没有按照约定如期到位。”

举报信一经发出,迅速引发热议。一部分网友开始猜测:“创始人实名举报,这是真的吗?这是把企业逼急了吧,坐等官方调查。”另一波网友则表示:“有问题就查问题,但保持怀疑,政府为什么要替企业担保!”

随后,“潍坊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省市联合调查组对雷丁汽车集团实名举报一事展开调查》称:“针对雷丁汽车集团创始人实名举报潍坊市昌乐县委主要负责人一事,山东省已成立省市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昌乐县调查核实有关情况,依法依规处理。”

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雷丁汽车所有官方社交平台上发布的相关内容已删除。针对该事件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雷丁汽车方面,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押风口搏出路

虽然在李国欣的举报信中,雷丁汽车正不断发展壮大,也实现了公司转型升级,但在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中雷丁汽车也面临着不小压力。

据了解,雷丁汽车成立于2008年,为低速电动车头部企业。雷丁汽车前身为以电动自行车起家的潍坊比德文电动车有限公司。彼时,2001年,电动自行车市场处于起步阶段,李国欣趁着风口期迅速占领市场。2008年,李国欣表示:“电动汽车是我们的未来发展方向。”随后,雷丁品牌应运而生。而趁着老年代步车市场爆发的红利,雷丁汽车销量一路上涨。2016-2018年,雷丁电动车销量分别为15万辆、21万辆和28.7万辆,成为该市场头部企业。

不过,2018年11月,国家六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低速电动车清理整顿工作,明确指出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加强低速电动车规范管理。对此,李国欣再次转型,将目标锁定为新能源汽车。

为了能顺利进入造车领域,2018年4月雷丁汽车收购陕西秦星汽车,获得新能源商用车和特种车生产资质,并在咸阳建立雷丁秦星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2019年1月,雷丁汽车又耗资14.5亿元收购川汽野马汽车,获得新能源汽车、燃油乘用车和客车的生产资质。两次收购,成功帮助雷丁汽车解决造车资质问题。

除造车资质外,李国欣在举报信中也提到,雷丁汽车在昌乐新建野马汽车的潍坊分公司,规划并建立年产6万辆新能源汽车的工厂。有报道称,早在2015年6月,李国欣对于未来发展便有规划,未来将通过三大品牌——比德文、雷丁、宝路达,建构品牌三角形,满足目标市场高中低人群的需求。

2021年4月,雷丁汽车发布的“芒果”为雷丁汽车的转折点,这款A00级新能源车型的初始售价区间为2.98万-5.49万元,曾创下单月6056辆的销量纪录,2021年取得3万辆订单的成绩。

销量下滑“等米下锅”

从雷丁汽车规划上看,李国欣对于新能源汽车市场抱有极大信心,不过想要突围却并不容易。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通过收购、建厂等方式入局新能源造车领域,这意味着雷丁汽车前期便承担着较大的资金投入,这意味着投产后的产品需要有较强的产品力和稳定的销量表现,才能吸引资本市场关注。

事实上,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已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除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外,传统车企、跨国车企纷纷入局争抢市场份额,相比“蔚小理”等车企超10万辆的年销量、百亿元的营收成绩,去年雷丁20亿元的营收并不算理想。

同时,在芒果车型上市后,也被网友诟病称:“又出微型电动车,雷丁汽车还是在做老本行”。虽然2021年收获3万张订单,但相比年销达40万辆的五菱宏光MINI,雷丁汽车与竞争对手相去甚远。有消息称,即便销量已产生规模化效应,但造车成本也让五菱宏光MINI承担着不小的利润压力。去年,在成本压力下,长城汽车欧拉品牌旗下黑猫和白猫车型也曾被曝出停止接单的消息。

此外,曾经布局低端电动车市场的哪吒、领跑等车企也逐渐上攻中高端车型市场。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造车新势力车企在寻求规模化交付的同时,推出中高端车型也能为车企盈利提供更多可能性,这对于资本市场也会产生一定吸引力。”

前期高额的成本投入,后期的产品与竞争对手存在一定差距,在外界看来,雷丁汽车想要吸引资本市场“输血”,需要更多如技术、科技、产品等“新故事”。

根据规划,今年起雷丁汽车将推出一系列新车型,其中包括1人、2人、3/4人出行的轿车、SUV、MPV及跑车等,并提供敞篷版、五座版等个性化产品。不过,目前雷丁汽车正“等米下锅”,这或许也是资本市场对其产生观望态度的原因之一。此外,有报道称,从去年12月起,雷丁便出现拖延经销商货款的情况。有雷丁汽车经销商表示:“大约在2022年5月工厂就已经停止交付,但目前门店仍在正常营业,只是没有车一直没有签单。”一份网上传出的《雷丁拖欠全国经销商车款统计》表格则显示,登记的30余位经销商累积欠款超过200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

最新内容